大发排列3產品

首页 > 艺文 > 正文

過眼錄\畫裏識明川\劉 俊

時間:2019-08-13 04:24:42來源:大发排列3報

  喜愛香港文學的人都知道盧瑋鑾,她是研究香港文學的著名學者,特別是在挖掘香港文學史料方面,成就卓著。盧瑋鑾自稱是「掘文墓的人」,因掘「文墓」而成書者,計有《緣緣堂集外遺文》等數種,而她和黃繼持、鄭樹森聯合整理出版的香港文學史料,則有《香港新文學年表(1950-1969)》等十餘冊,從這些成果中,不難看出盧瑋鑾在香港文學研究領域的分量!

  盧瑋鑾除了研究香港文學,也寫散文。寫散文時她就不叫盧瑋鑾了,叫小思──這是她廣為人知的一個筆名,似乎比盧瑋鑾更「有名」!其實在初登文壇時,盧瑋鑾還有一個筆名,叫明川。這個名字,不如「小思」那麼著名,所以知道的人可能不多。

  然而盧瑋鑾/小思最初「驚艷」文壇,憑的就是「明川」之名。一九七○年,明川在《中國學生周報》上連載《豐子愷漫畫選繹》,一個「繹」字,流露的是這樣的心跡:「要把豐先生的每一幅漫畫配上文字」。心願化為動力,年輕的明川「每星期寫一篇,寫了兩年多」,並於一九七五年結集成書。

  明川當年要以文「繹」畫,是想仿效豐子愷的《護生畫集》,然而「《護生畫集》是先有文,據文作畫並書寫」,明川則相反,「先有畫,據畫作文以解釋」。當然,明川是成功的,因為她的「繹」,不但豐子愷認可,而且讀者喜歡。像這幅《今夜故人來不來,教人立盡梧桐影》,明川錦心綉手,文「繹」如下:「來?不來?在那一彈指頃來?在千萬劫後才來?還是日換星移了也不來?……不能走,因為恐怕剛走開,便來。也不能哭,生怕來了,趕不及抹去淚光。更也不能生氣,因為沒誰說過來或不來。……『若有所待』!是它描繪了整個人生。」豐子愷畫中那份無邊的期待和渴盼,經過明川的文字演繹,得以聚焦,昇華,成為哲理──人生即是等待。無非《等待戈多》!

  羅孚曾有《贈明川》詩兩首,中有「早從畫裏識明川,……無人不道小思賢」句,覺得好,於是截取來做題目,以「畫」明川/小思。

逢周二見報

最新要聞

最新要聞

最受歡迎